新开传奇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仿盛大传奇 >> 内容

两种声音,努力过后是喜悦

时间:2018-8-4 21:02:48 点击:

  核心提示:在仿盛大传奇中,那一年,嘀嗒的雨声是我心中最有魅力的音律。雨轻轻敲打着雨巷的青石板,我的梦在雨花的绽放中雀跃,沉醉。我用柳枝素描了一卷莫失莫忘。我把红尘最纯的情签系你心头,也系在我的心上。...
燥热终走远,热浪终消退,炙烤般情景终换成清爽绿莹,不是风景的风景却让人难忘,汗如泉涌,热在内心。在仿盛大传奇游戏中,忍是意志,熬是希望,给自己一番清爽,给自己一份淡然,心静自然凉,心坦自然宽,一切都会成为过往,等待,就会有惊喜!努力过后是喜悦,风雨过后是鲜亮,燥热过去就是今晨的美好时光!听,鸟又鸣唱了,看,叶又欢舞了,细品,感觉超爽,挥笔,雨后漫天清凉!

近午的秋阳很温暖。陵园里很安静。公墓成阶梯状分布着,甬道两侧种有松柏。
公墓广场上,从白路塘(火葬场)回来的大巴车和中巴车上的众多子女亲友纷纷从车上下来,随处伫立着聊着天,孩子们到处跑着,玩耍着。寂静的广场热闹起来。上海小女儿披麻戴孝地站着对同样装束的三弟媳讲着:“他们找不到,我回去找。谷桥你送我回去。”
三弟媳说:“你不能回去,要当儿子的先进门才行的,你怎么好先进去,事情没办好你要把晦气带进门的,不是你家你当然不在乎。谷桥是孙子更不能先进屋子。”

生活在江南小街上的钱老太八十有六,生育四儿两女。老伴九年前去世了。
老太太每月有四百多块的抚恤金,再加街道里八十岁以上老人还有两百元钱可拿,去四个儿子每家一月地吃住,老人基本上不用花钱。家家当她象是个宝,给她买这儿买那儿,吃的穿的,车接车送。老太身体硬朗,整天乐呵呵的。人人都说老太太有福。

话说这天,老太对大儿媳妇小梅说:粉皮蒸盐菜好吃得很呢。于是,中午餐大嫂就做了好多粉皮蒸盐菜。另有白切鸡肉,老太太吃得高兴,又喝了二两黄酒。
饭后,老太想去打麻将。退休的大儿子谷志华对老娘说:姆妈,困些告(睡觉)再玩。
老太不干。酒后兴奋着呢。儿子就随母亲一起到了对面的人家玩起了纸麻将。
老太打着麻将,儿子立在后面看着。好几副很好的牌也不胡。
钱老太着急:“今天下午,我总算输了,我给你们钱。”话音一落就些摇摇晃晃地腿发软了。儿子见状连忙将母亲扶回自家的店内。

谷志华家是朝西的临街店铺,从一楼到四楼都是自家的。一楼两间是他儿媳妇开的服装店。后半边是厨房和仓库,他儿子有七、八台大巴车挂靠旅游公司,生意很好,这天刚好在家休息。店内因中午顾客少,老婆和儿子,媳妇正在店内坐着聊天。

小梅见阿婆被老公搀扶着回来,就上前说:凑和啦(怎么了)。不舒服啊,快到沙发上靠着,要不到楼上去。
儿媳玉溪对老公说:这样怎么上楼,谷桥你背娘娘(奶奶)上楼去。
这时的钱老太已经面色苍白,双目紧闭,开始呕吐。四人立刻紧张起来。
“快,快,谷桥打电话给你小爸。让他马上到四院等着我们。”
玉溪看店,谷桥开着轿车拉着父母和奶奶直奔医院。

钱老太小儿子谷志伟在镇上开家五金店。离四院不远。谷志伟怎么也想不到母亲会病倒了,而且很严重。
记得国庆节的时候,他们俩口子还拿着月饼和水果去三哥家看过老娘,陪她过的中秋和国庆。当时,她红光满面的好得很呢。胃口也好。那天也喝了一碗黄酒呢。过了三天后大哥来接了去。不到一个月的功夫,这才二十九号呀,再过一天就到二哥家去了。她在二哥家时,常和小姨娘他们打麻将呢。平时也没见母亲有高血压和心脏方面的毛病呀。
接到侄子的电话他心急如焚地奔向四院。

医院初步诊断:脑出血,很严重。
医生建议:这把年纪了,要不回家,要不上省医院劈脑。但生还希望很小。
二儿子谷立玉,三儿子谷志国,也相继来到医院,上海小女儿也在回来的路上。去美国看女儿生孩子的大女儿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告诉她的(在坐月子的人不便知道)。

去省城。几人商议后由院方的120护送老人和家属到了省城“江南医院”。
拍片,做CT,一场检查下来,兄弟几个有说要做手术,有说不要手术的。
医生给出的结果和四院的差不多:如果手术,病人可能下不了手术台,即便醒了,也承受不了这样的大动干戈。不久也会因为脏器衰竭不治而亡。而且省城医院有规定,病人在医院离世不能再转送回家,只能送殡仪馆停放入殓。
对于乡风纯朴的钱老太太一家来说,这个规定是不能接受的。这时上海小女儿也到了。几个儿女哭做一团,后来大家还是决定连夜回区医院。

因为区医院里有亲戚,所以派出120来省城接谷家一行回来的。(省城医院晚上不负责送病人,说120车太少)
钱老太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因为病房不能进人,守候在外的兄妹几人去一家宾馆包了间房住下。第二天,谷志华的小姨娘两口子来了,也没有看到老姐。因为有探视时间,不是这个点儿是不让人进的。几兄妹合计一下在第三天下午回到了祖屋。

一条老街不足百米,两旁旧式木屋面对着面,屋檐对着屋檐。相对着蜿蜒着。青石板辅就的路高低不平。
谷家的祖屋就在街的东头,现归老三和老四两个儿子(早年老二将自己的一间卖给老大,老大又将两间卖给老三),三儿子的三底二楼面北临街,小儿子的三间平屋与三哥的背对背朝南有院落。其中有一间是两个女儿一人半间。兄弟四人只有老三住在老宅。

本来钱老太要住在小儿子谷志伟家朝南房间的,但老三谷志国的经济适用房没分下来,而他儿子谷平的女友有孕在身,元旦想结婚要借用谷志伟南面的屋子给儿子结婚,所以就将老太太安置在自己北面楼下住。
钱老太是吊着盐水插着导尿管和戴着氧气瓶回到家中的,老太的弟弟两口子还有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干女儿女婿,干儿媳都来看了老人。
半夜十二多点氧气没了,大家急做一团,有人说附近有家工厂有工业氧气,那个哪能用啊?小儿媳亚姑说了句:到镇医院住院部,那里肯定有氧气。再说医院也有亲戚,打个招呼就行。于是,小儿子谷志伟骑了电瓶车去镇医院弄来了一瓶氧气。一切安顿好已经凌晨二点钟了。大家休息,留下老大和老小两个儿子守护老人。

清晨六点多钱老太太离世。谷家兄妹做梦也不会想到母亲会这么快辞世。顿时悲从中来,哭声一片。这天是星期五。

搭灵棚,亲朋好友来了。道士也来了。哀乐响起。
谷志华的小姨娘来了:“你们为什么不让你娘在医院多住几天?是不是钱的事?”
“在医院呆着是关在重症室里,亲人也看不到。孤伶伶姆妈的多可怜,即成事实还是回家来,在家亲人也能看一看。谁会想到这样快姆妈就走了呀。”上海小女儿抹着眼泪说。

“二舅家的春林要不要通知他来吊唁呢?”小姨娘问。
六兄妹一致说:“不要。”
“他是你们二舅一房的人,为什么不通知他来?”小姨娘又是一句。
“二舅本无子嗣,春林老婆又是领养的。咱家没什么对不起他们的。姆妈生前,在很多场合,春林做为晚辈都没有和姆妈打招呼。姆妈生前就说过,以后她老了不要他来送。所以就是不去通知。”上海小女儿说。

道士排了下出殡的日子。说星期一日子好。几兄妹说星期天方便。
老三谷志国两口子不让星期天出殡,认为星期一好,灵堂搭在他家。他说的算。因为他有儿子,出殡日子选择好坏,关系到他家以后发不发,还有关他儿子的前程。
有人站出来说:要说不顺肯定六个子女都不顺,要顺大家都顺,怎么是你一家不顺呢?老太太生前喜欢热闹,她走的时候,多些人送她有什么不好?
因为上海小女儿俩口子六十岁了又双双患糖尿病,熬不了几个夜的,而且他们在上海的儿子媳妇孙子趁着星期天也好来送殡,周一回去不耽误上班。其他孙子元孙都可以去送老太太到山上。又不耽误上学。
老三两口子又问了另一道士说:星期天也可以。最终才算定下来星期天出殡。谷家多数主意是上海小女儿定的。

停放在北间堂屋里的钱老太静静地躺在冰棺里,口衔红纸包的银子,面容安静慈祥。脚下放着长明灯,。一幅宽白布将冰棺和一张八仙桌隔开。桌上点着香和蜡烛,供着亲戚送来的水果、糯米饭、等点心。供一段时间就要撤下再供上另一些人送来的东西。冰棺左右两侧坐着子女或是亲眷。一来人祭奠就要哭几声。西边屋是道士在念经做道场。屋外放满了鲜花蓝和纸花圈。众人都说老太太有福气,临走没有遭罪,也没有痛苦。这也应了老太太生前的一句话:活着要吃得下,死要死得快。

年纪长的舅妈、堂嫂等人缝被,做鞋。小辈人守灵的守灵,谈天的谈天。吊唁的,送供果的,热闹非凡。
星期天是出殡的日子。凌晨二点下了一场瓢泼大雨,也许老天也在为老人哭泣送行吧。
雨止。三点半开始入棺。

晨曦初露,幡儿顶着冷风凄凄然地飘着。六时许道士鸣锣,放炮,哭声响起,出丧了。
有七个媳妇级的人穿着麻衣麻裙,头戴白帕盘头花,男的戴白巾,一群素裹的出丧队伍悲悲泣泣地出发了。四个小元孙分别由父亲或母亲领着打头开路。杠夫抬着钱老太太的棂杦随后走着,众子女亲眷们跟随在棂杦后面,走个五十多米远哭泣着跪一会,行个一百米又跪下哭一阵。孝子孝孙及家人亲友一路过了三座桥后停下,纸棺停入中巴车内。车里两侧坐儿子媳妇。另外人坐上大巴。前面是坐有元孙孙子的两部小轿车开道向火葬场驶去。

因为去的早,办完手续后,众人送了钱老太太最后一程。
等待的时间漫长而又无奈。
趁上卫生间的功夫,干儿媳对小儿媳说:“你们家有两件事做错。一是姆妈在医院呆的时间太少。二是既然去世,在家停放的时间也太少。”
小儿媳历数理由:星期天出殡,送丧的家人多,孩子也可以送老太太到山上,有工作的人这天也休息。再过几个晚上,大家身体上也吃不消等等。
干儿媳对谷家兄妹的做法还是大有意见,忿忿地说:就为了等上海那三个人,就要早发丧啊。既然吃不消,怕熬夜,那她还哭个屁?
干儿媳发火的原因是有的:他老公(钱老太的干儿子)前段时间去云南出差了,刚好要过两天回来。谷家这么一弄,他老公就见不到钱老太最后一面,也不能送老太最后一程了。

一小时后,大儿子捧着母亲的遗骨坛,二儿子捧着老太太的遗像和大家回到各自的车上原路返回。
去公墓的路上。谷志华的小舅妈从老屋打电话来问昨天十二生肖佛经的事。当初是想交给帮忙人收着的,因为骨坛下葬到公墓盒时要压烧十二生肖佛经镇妖的。让帮忙人从老屋把供品和佛经一起带到公墓的。两下汇合两不耽误,可上海小女儿怕帮忙人忘记了,就自己收着了。现在车上接到小舅妈的电话,她自己也想不起来放哪了。帮忙人拿不到佛经,问她怎么办。电话打来打去,大家急得团团转。

有人出主意,到丧葬用品店买一副这样的佛经。
三儿媳说:不行,那是假的。我们这个经是请吃素老太婆念出来的真经。要300多块钱一副呢。
后来一堂嫂说她自己也请别人念了一堂十二生肖佛经,不知念好没有,打电话让人问。因为此人老公有点村官当着。就让帮忙人去取了。久久也不见他们回信,所以就出现最初前面不让进家门的争执的一幕。

公墓依山势而建。钱老太的墓在山腰部位。老大老二捧着骨坛和遗像走到他们父母墓前站着。
大家则尴尬地在公墓广场上等着。上海小女儿受着大家的责难解释着。没有这个佛经还就不能盖棺下葬。

帮忙人终于带来了供品和佛经。
一场新的仪式开始。先放炮仗,将十二生肖佛经放入墓盒底部焚烧完再放上骨灰坛,盖上水泥板封好后,摆好供品,倒好酒,点上烟,放好筷子,点上蜡烛和香。再烧带来的银锭,众人拜好老太太老太公就下山坐车回到谷志国家。

众人开始了丰盛的午宴。这里的白事用餐比较婚宴一点也不逊色,龙虾,鲍鱼应有尽有。十多桌的客人不是一般地热闹,推杯换盏,杯盘狼藉。道士做的道场一场接一场,厨师忙了一餐又一餐。这几日里吃得人们酒足饭饱。

十二生肖佛经真的在上海小女儿的屋里。
吃过午饭,几兄妹拿着找到的十二生肖佛经又到公墓将真经焚化在父母墓前以示孝道。

接下去是头七,二七,三七,四七。几兄弟简单地做了一下,没有请多少亲戚,只请了十来个老太婆(称做尼姑的)念了经。

哈六是谷志华的表弟,他是钱老太打小带大的。
钱老太的小妹和妹夫一直在银行里工作的,他们的小儿子断奶后一岁大点就由二姨娘钱老太带着,直至哈六上小学二年级再回到父母身边。那时钱老太的丈夫是右派没有工作,全家靠给人家织毛衣、纳鞋垫、刺绣过生活。一家六个子女大的几个没有工作也没什么条件吃好穿好的。钱太妹妹给的钱只够给哈六吃的,什么好的也尽着他来的。待他比自己的儿女还好。如今哈六已经四十八岁,在税务部门工作。儿子也上大三了。钱老太生前总是念叨他对自己好,因为有时哈六过年会来送点东西给钱老太。而他和钱老太的子女一向不来往。见面有时竟连头也懒得点。

五七前一天晚上是接望乡台。第二天是五七,这里习俗第三天是六七连着做下去的,道场做了两天。
这三项重要事情,小姨娘的儿子哈六,和小舅舅的两个儿子都没有来。
钱老太的大哥、大姐、二哥已经去世多年,只剩小弟,小妹。
小姨娘夫妇这两天是来的,可绝口不提儿子哈六为何不来。
小舅舅夫妇也来的,也不提两儿子不来的事。

几兄妹气不打一处来:人在做,天在看。

丧事办得很风光,总算称了钱老太生前的意愿,她自己积蓄的七万块钱所剩不到一万块钱了。这些钱全部用于承办丧事了。
接下去是百日,周年,三周年……
一个人出生是喜,死了也是喜。身后的事,不一样的声音还在继续。

后记:在仿盛大传奇中,那一年,嘀嗒的雨声是我心中最有魅力的音律。雨轻轻敲打着雨巷的青石板,我的梦在雨花的绽放中雀跃,沉醉。我用柳枝素描了一卷莫失莫忘。我把红尘最纯的情签系你心头,也系在我的心上。

作者:新开传奇网站 来源:http://www.gamecky.com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新开传奇网站(www.gamecky.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发布的传奇私服版本类型:1.76、1.80、1.85、1.95、1.90、微变、轻变、中变、变态、超变、超级变态、英雄合击、仿盛大、连击、复古、找私服、好私服、单职业、迷失、1.76精品、金币合击、大极品、小极品、蓝魔究极等等!